top of page

Kitchen 2028 | 厨房2028​

2018 June

Is our kitchen disappearing?

​我们的厨房会消失吗?

This project explores the kitchen and traditional notions of domesticity in the context of the changing lifestyles of urban populations. With the increasing miniaturisation of the kitchen with new gadgets, ready meals, transient populations and people living alone. this project explores the story of Yantong in 2028, using speculative design as a method to provoke debate about the changing design principles of the home and kitchen.

KITCHEN 2028

KITCHEN 2028

播放影片

 

城市移动人口的增长,独居人口增多,伴随着工业速食产品的出现,外卖服务的发达,使烹饪早已不再是种生存技能。增长的即食晚餐对烹饪习惯的改变,如西敏斯所说的:“一种食物的意义边界可能远远扩展出它产生或被利用的情境”。我们吃下的是食物,又不全是,它们不仅是蛋白质、碳水化合物、油脂、动植物纤维、糖类、水分、各种香料、盐以及其他微量元素组成的丰盛美味,它们还是阶级、政治、象征符号、资本主义、现代工业,和这些背后纷繁复杂的人类文化。

这是一个围绕伦敦独居人士厨房展开的项目,你会发现,我去研究的不单单是做饭这个行为和微波炉。我会从设计学、建筑空间学、社交、市场、人文的批判视角,去展望近未来的厨房、食物和空间是如何影响独居人士在一个住所发生的交互行为,这又怎么牵动着厨房家电和房屋格局的革新。最终,移动的社会,人对厨房的定义会发生什么变化?未来烹饪意味着什么?未来的厨房仍能站立核心地位吗?​ 

 

Yantong是其中一个从项目开始就参与进来的受访者,我在项目展开的过程中会经常和她探讨进展,我从她那里得到反馈,这为我从客观的角度去假设带来很大参考价值。因此在我的影片中,她不仅是演员,也是我的人物原型。

 

受访者们认可房间布局对感官上定义家的重要性。居住空间功能性重叠。现代房屋格局的改变,移动性社会里人对家的定义已经发生了改变。如开放式厨房在他们家中还是工作区域,因为那里有充足的工作平面,而不是放在房间角落里的书桌。

 

至于我是怎么构思社会背景的,我借助了调研的资源。结合了柯布西耶乌托邦社会的建筑形式以及反乌托邦的电影high-rise给我带来的灵感。那会是独居人士的社区,因为考虑到膨胀的城市人口和紧缺的住房用地,所以房子的结构是垂直发展的。垂直发展是什么意思呢?我想在占地面积在缩小的情况下,容纳更多的城市移动人口,并且保证房屋的功能性和流通性,面积过小或过低矮过小的房间会给人带来压抑感,还会导致生活活动单一。Sou Fujimoto的NA house是我前年在伦敦Barbican center 的The Japanese House: Architecture and Life after 1945展里面看到的,在这个房子里的生活之所以犹如生活在云间,在于透过领域上的渐层变化来取代原本既有建筑中的特定境界。

 

模型是对未来生活中没有厨房的生活方式的假设,小电影则是基于没有厨房,去批判行为所造成影响。我由一条4分钟的影片拆分到单独的两条故事线。这两条故事线分别是位于私人住所和公共场合。住所里的故事是女主人公邀请男朋友到家里吃烛光晚餐,如果约会的重点是见到对方,而不是吃什么,我去探讨未来餐食代入到仪式感之下,到底是尴尬还是理所当然?另外一则故事是学校食堂的地位提升,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是一个让我们社交、吃新鲜热食的地方,如果它像要预约的餐厅一样,每天有人数限制,那大概很有趣吧。

 

也许我把时间设定为2028年,有点为时过早了。但从这个项目中,我从微观到宏观去发散我的思维:从盘中的食物到家庭厨房和空间使用,再到可能会发生的社会现象,贯穿它们的是人与食物、人与人的社交、人与空间的交互方式的变化。

bottom of page